当前位置:525599国学红楼梦中宝玉挨打后林黛玉并没有去看他,是为何?
红楼梦中宝玉挨打后林黛玉并没有去看他,是为何?
2022-11-13

宝玉挨打发生在第三十三回,地点是贾政书房,时间是夏季午休后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自从薛家一拖一窝地来到荣国府,林黛玉就感到了薛宝钗的压力,原文说:“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。”

自此之后,黛玉对宝玉接近宝钗,就十分警惕。宝玉前脚刚去梨香院探望抱恙的薛宝钗,后脚黛玉就摇摇地追了过来,打断了宝玉向宝钗讨要冷香丸的话头,阻止了宝钗的好事。

黛玉是灵河岸边的绛株草,她下世的初衷就是“待玉”,为此她牢牢看着宝玉是很正常的。但在宝玉挨打一回,黛玉的表现就太异常了。

宝玉因为金钏儿投井、忠顺王府长史官上门找蒋玉菡等事,被贾政打得“面白气弱,底下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……由臀至胫,或青或紫,或整或破,竟无一点好处……”

宝玉被打到如此地步,荣、宁两府的人都去看望、问候,但唯有最该牵肠挂肚的林黛玉,从始至终没有在正式场合看过宝玉,只在太阳下山后偷偷看望一次,又在花阴下站着往怡红院张望。

以往的荣国府活动中,黛玉都很活跃,不知为何,她最在意的心上人宝玉出事,她却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看望过?

贾家内眷的关爱:宝钗频频出场,黛玉神出鬼没?

宝玉被打的消息传进内宅,王夫人、王熙凤、李纨及迎春三姊妹等贾家女人就都出来了。

等王熙凤招呼婆子媳妇们,把宝玉抬进贾母房中治疗时,原文说:“宝钗、香菱、袭人、史湘云也都在这里。”

宝玉被打是在贾政书房,宝钗、黛玉等亲戚不适合出来,但在贾母房中时,宝钗、史湘云都到了,不知为何,黛玉没来。

宝玉被调停好,回到怡红院后,宝钗托着一丸药走进怡红院,交代袭人给宝玉敷药,黛玉依然没有出现。

直到原文说的“那时天色将晚”时,宝玉将身边的丫头都打发出去了,黛玉才偷偷去看望宝玉,且是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了,除了宝玉,其他一个人都没见。

第二天清早,黛玉早早地站在“花阴之下,远远地却向怡红院内望着。只见李宫裁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并各项人等都向怡红院内去过之后,一起一起地散净了。只不见凤姐儿来……一面抬头看时,只见花花簇簇一群人又向怡红院内来了。定睛看时,只见贾母搭着凤姐儿的手,后头邢夫人、王夫人跟着,周姨娘并丫鬟、媳妇等人都进院去了……”

宝玉挨打这一回,怡红院可谓络绎不绝,各色人等都来看望,就连暴发户通判傅试,都替妹妹傅秋芳遣人来看望宝玉,但黛玉至始自终都没公开现身看望宝玉。

宝玉被打后,为何黛玉神出鬼没,不是趁天黑看望,就是站在花阴之下遥望?笔者认为这个细节大有蹊跷。

金钏儿死后,黛玉为啥不能见光?真相让人泪目。

仔细思量宝玉挨打的原因,先有琪官儿失踪,忠顺王府的长史官来兴师问罪,后有金钏儿投井而死。

金钏儿和琪官儿,这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,为何让贾政往死打宝玉?

在《红楼梦》第1回写到绛珠草来历时,脂砚斋曾侧批:“余不及一人者,盖全部之主,唯二玉二人也。”

也就是说,《红楼梦》里出现的成百上千的人物形象,其实都是宝玉和黛玉的化身。按照这个思路,我们看宝玉挨打这回,把黛玉换成金钏儿和琪官儿,是不是所有情节就都通了呢?

黛玉不仅是金钏儿,而且是琪官儿,这样的话,宝玉挨打的前后情节就都通了:忠顺王府里的琪官儿失踪了,金钏儿就死了。

而且你看宝玉是怎么对忠顺王府长史官交代琪官儿去向的:“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,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、几间房舍。想是在那里,也未可知。”

紫檀堡,紫,“绛珠草”的“绛”其实就是红得发紫的意思,檀木是做棺材最好的材料,且也符合黛玉草木之人的说法,秦可卿死后托梦,就曾说过当时墓地周围是有祭祀产业的,有田产有房舍。

紫檀堡实际就是绛珠草林黛玉的坟。

黛玉从忠顺王府失踪了,他找的首要目标当然是宝玉了,但彼时黛玉不是失踪,而是死了,自尽死了。

花阴之下的黛玉:梦中向宝玉哭诉,是生死告别。

金钏儿就是黛玉,所以在金钏儿死后,王夫人对宝钗说道:“(金钏儿)素日在我跟前,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。”

黛玉在80回后,被送到了忠顺王府,自然不再可能是王夫人的媳妇。她自小被荣国府收养,此时被送给别的权贵,自然是以王夫人的女儿的身份出去的。

金钏儿的名字和宝钗很像,一般认为她应该是宝钗的化身,但其实不是。这个笔者以后会再论述。她是黛玉的化身。

金钏儿死了,也就是黛玉自尽而死了。所以宝玉挨打后,她当然就见不得光了。

这就是为何宝玉挨打后做梦时,原文写道:“只见蒋玉菡(琪官儿)走了进来,诉说忠顺府拿他之事;又见金钏儿进来,哭说为他投井之事……忽又觉有人推他……宝玉从梦中惊醒,睁眼一看,不是别人,却是林黛玉……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,满面泪光……”

梦中金钏儿哭诉,梦中惊醒看到的就是满面泪光的林黛玉,就像当初宝玉正祭祀死去的晴雯,黛玉突然从芙蓉花丛中走出来的写法一样,都是在写黛玉之死呀!

黛玉在晚间看望黛玉,还没跟宝玉说几句话,就听见外面通报说王熙凤来了,黛玉急忙对宝玉说:“我从后院子去吧,回来再来。”

此处原文写道:“黛玉三步两步转过床后,出后院而去。凤姐从前头已进来了。”

黛玉走路一向都是颤颤巍巍的,或是“摇摇地走来”,这次黛玉竟然“三步两步转过床后”,那么此时的黛玉是什么,大家了然了吧?

这就是为何黛玉只站在花阴里的原因,她此时是站不到阳光里的。

此时紫鹃把黛玉叫回潇湘馆,黛玉不觉吟诵道:“幽僻处可有人行?点苍苔白露泠泠”,黛玉为何在幽僻处行走?泠泠,是清凉的意思,露泠泠,露水也冰凉。

更让人惊骇的是,黛玉养的鹦鹉此时吟诵起了黛玉之前所作的《葬花吟》:“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试看春尽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

“花落人亡两不知”,大观园里的女子都有花名,黛玉死了,花落了,此所谓花落人亡两不知。

这才是宝玉挨打的真相,怎不让人泪目!

当然,这只是曹翁的一种写作手法,也是警幻仙姑度化黛玉和宝玉的一种幻境,但俗话说,人生如戏,又说戏如人生,谁又不是滚滚红尘中的过客呢